快捷搜索:

它们已开始进行先期规划工程结构和完工时间

2018-01-29 12:46 来源:未知

  维斯塔巴卡(Peter Vesterbacka)这个名字,大概没几个人认识。但说起“愤怒的小鸟”这款游戏,估计是无人不知。维斯塔巴卡就是这款游戏的创始人之一,他的团队创作的热门手游“愤怒的小鸟”在2009年发行后迅速席卷了全球,并随之衍生出一系列续作游戏、周边玩具和电影。而在近十年后的现在,维斯塔巴卡已经对“鸟砸猪头”失去了兴趣,他开始撤出游戏产业,并准备建设一条全新的,连接两个国家的价值180亿美元的巨型隧道。厉害的地方在于:这条80英里长的隧道几乎全部建在水下。

  “挖掘工程大概需要几十亿欧元,”维斯塔巴卡在采访中对记者透露了部分工程的大概费用。对他来说,连接芬兰首都赫尔辛基到爱沙尼亚首都塔林的高铁隧道是一项很有意义的工程。计划中的隧道将从塔林机场开始,在波罗的海的芬兰湾下进入海底,在芬兰设有三个站点——一个预计建在赫尔辛基附近的人造岛、另一个设在市内、最后一个设在赫尔辛基机场。

  实际上连接北欧两地的想法在1871年就已经出现了,只不过当时的计划可以说比“愤怒的小鸟”还天方夜谭,当时芬兰的学生计划将跨海大桥用巨型气球吊装起来跨海。而在2016年5月塔林举行的一个会议晚宴上,维斯塔巴卡诞生了建造一条隧道的想法。当芬兰人和爱沙尼亚人聚在一起时,两方开始讨论两地需要更多合作。随后,他觉得这事自己能干。

  他在当晚会议上见到了当时的爱沙尼亚外交部长,并向她表示:“自己决定建一条跨海隧道。”但这个突兀的建造庞大工程的请求显然过于令人惊诧,毕竟有个最近的例子就摆在面前:穿越瑞士阿尔卑斯山的长达35.5英里长的圣哥达隧道在2016年才开通,它花了20年时间才建造完成。

  毫无疑问,很多人对他的交付能力仍然持怀疑态度。但维斯塔巴卡说:“他们低估自身能力是他们自己的事。”目前,他已经整合了两家在建设大型隧道方面有经验的工程企业,它们的工程经验包括在墨西哥建造的一条长达38英里的废水管渠,以及在芬兰正在建设中的原子能乏燃料储存库。它们已开始进行先期规划工程结构和完工时间,隧道将设计成双向平行,但它们目前正等待资金注入,随后才开始建设。

  维斯塔巴卡说,正在等待的资金中有70%将来自中国,但他没有透露究竟是哪家中国机构将会注入资金。其余的部分将来自斯堪的纳维亚银行公共养老基金。

  一些持续关注该项目的人士对他的努力保持着谨慎乐观的态度。其中前爱沙尼亚总理TaaviRõivas和科技产业企业家Taavi Kotka两人都与维斯塔巴卡有私交,并熟悉该隧道工程项目。他们倒不担心这个项目能否获得资金,因为他们比较了解过去六年来他的商业成绩以及他对中国投资方的频繁访问。目前主要是芬兰议员Rõivas认为:恐怕维斯塔巴卡对该项目获得所有必要的环境许可所需的时间过于乐观。

  维斯塔巴卡表示,根据普华永道的研究估算,该项目将在37年内收回成本。并表示接下来的步骤大概包括制定详细计划、公布中方合作伙伴以确保资金来源、获得许可证、开始钻洞。

  许可和其他一些法律条款是当下最难解决的问题。欧盟目前正进行隧道可行性的初步研究,二月份将有初步结果。维斯塔巴卡承认,他提出的在今年末开始钻洞的时间表确实有些激进,但他相信环境许可可以争取尽快搞定。

  维斯塔巴卡认为,隧道不仅仅关乎联通两个城市,而是建立一个大都市区。隧道建成后,每年在两个城市之间的1000万人口的出行时间,将从目前乘坐渡轮的两个小时缩短至乘坐高铁的二十分钟,如同从纽约哈林区到曼哈顿市中心的时间一样。在他的设想中,这将使该地区——“FinEst湾区”变为欧洲、甚至欧亚大陆的新核心。

  在所谓的北欧硅谷,要实现“消除严重的住房问题”才是维斯塔巴卡的真正目标,隧道项目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他还设想在人工岛上的隧道沿途的所有站点上,建造可容纳5万人的住房。他还希望吸引15万外国学生到芬兰,3万到爱沙尼亚,一切都是为了使这个地区比中国更快,更具竞争力。

  他表示,2024年12月24日是隧道开通的一个好日期,尽管这比他预想的晚一点。“如果能做得更快是最好的。如果不行,那么2024年的圣诞节也不错。”(完)

TAG标签: 愤怒的小鸟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